汤姆叔叔的小屋好句摘抄

生命之花初绽,死神就已到来。
世上幸存之人,请勿悲伤哭泣

整个世界就像鸡蛋壳,已经被掏空了啊!

你当人人都像你那样,一心扑在他身上呀,你这个傻瓜?

The longest way must have its close; the gloomiest night will wear on to a morning.
最长的路也有尽头,最黑暗的夜晚也会迎接清晨。

Any mind that is capable of a real sorrow is capable of good.
真正悲伤过的人都是心存善念的。

把痛苦化成幸福,挥泪埋葬自己在尘世间的希望,他却变成种子,长出鲜花。

七月盛夏,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,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河里的水烫手,地里的土冒烟。

在拉马听到一个悲哀的痛哭声,那是拉马在为他失去的孩子而哭泣,他再也得不到安慰了。”

一抹晨曦染红了他黝黑的脸膛,刻骨铭心的义愤和绝望,燃烧着他黑色的眼睛;他扬手向着苍天,仿佛从人世间呼吁,请求上帝主持公道。

她以冷峻的决心,笔管条直,坐在那里,宛若一根勇往直前、插进木板的钢针,怀里紧抱着那捆雨伞和阳伞,答话口气之决绝,甚至足以叫出租马车闻风丧胆。

世界上有这样一些幸福的人,他们把自己的痛苦化作他人的幸福,他们挥泪埋葬了自己在尘世间的希望,它却变成了种子,长出鲜花和香膏,为孤苦伶仃的苦命人医治创伤。

山姆怒喝着马,想来拉马缰绳,没想到棕榈叶划到了马的眼睛,这更加刺激了它那狂乱的神经。它猛然把山姆掀翻在地,粗声喘了几口气,然后便朝着远方草地处跑去。

青草、芦苇和红的、白的、紫的野花,被高悬在天空的一轮火热的太阳蒸晒着,空气里充满了甜醉的气息。

人们不是希求绝对的正确,而是希求其所作所为,与世上其他的人大体差不多而已。

蓝底黄点的围巾配花哨的领带,手指上的几枚戒指,与身上的金标互相发光。他自以为神气,是几上他给的印象很俗气。

奴隶制是黑人的灾难,也是白人的灾难,我以为自己能帮助改变这个制度,我希望不同人种平等。基督教后,这种希望更强烈,我以为用博爱,就可以让我家的黑人活的比白人好。现在想一想,我太爱幻想了。

只要法律把这些有血、有肉、有感情的黑人当做庄主的私人财产看待,即使心肠最好的奴主,也不能保证他家到衰败时,不将奴隶卖出去。

她悄悄的离开客厅后,起的全身发抖,一改平时的温柔,满脸愤怒。在女主人卧室门口,她无声祈祷,回到她的房间,看见睡在床上的小宝贝,可爱的小脸蛋、微微张着的嘴唇、胖胖的的小手,她的新都碎了。

虽然他不完全相信圣人的多余功德,以及超度罪人的宗教效果,但仍在幻想中指望也许可靠妻子的有余功德升入天堂。

这个小男孩叫哈利,能歌善舞,模仿力有强,主人叫他表演驼背走路、学长老拉长脸用鼻音哼诗篇,学啥想啥,抖得两个大人哈哈大笑。

他们不会受到诱惑,使自己变得心肠毒辣,而这些诱惑往往在看到转瞬之间能够突然牟利时,战胜了人类脆弱的天性。

脚下铺满霜雪的地面吱吱作响,听到这声音,她不由颤抖起来。每片飘动的树叶,每一个摇曳的阴影,都吓得她面无血色,加快了步伐。她仿佛平添了不少力量,连孩子的体重也轻得像一片羽毛。每一次惧怕的颤抖,都好似增加了这种力量,催促她不断向前。

高大的石榴树,叶子晶莹剔透,花朵像火焰一样红,叶子发暗的茉莉,上面的鲜花宛如一颗颗的星星。此外,还有天竺葵,有绚丽多彩的玫瑰,繁花似锦,压得枝杆弯弯曲曲,还有金黄色的茉莉和散发出柠檬香味的马鞭花,可谓众花绽蕾,馥馥郁郁。偶尔,在什么地方还可以瞥见一株神秘兮兮的经年龙舌兰,茂盛的叶子,不同一般,恍若头发灰白的老巫师,一副不可思议而又堂而皇之的神情,傲视着四周那些容易凋谢的鲜花和馨香。环绕庭院的游廊上,悬挂着摩尔布料的帷帘,可以随意落下来遮挡阳光。

四边环护着宽敞游廊,那摩尔式拱门,硕大的石柱,以及阿拉伯式的饰物,仿佛在梦境中一般,使人想起东方人主宰西班牙的传奇时代。庭院中央,喷泉高高喷出银白色水柱,水花飞溅,无穷无尽,落入四周簇拥着浓密而馥郁紫罗兰的大理石池底。泉水清澈,犹如水晶,又有无数金黄和银白的鱼儿,仿佛许多富有生命的珠宝,在水中闪烁发光,穿梭游弋,充满一派生机。喷泉周围,是一圈铺着鹅卵石镶嵌图案的甬道,图案形形色色,极尽想象之能事。再向外边,则是一片柔滑如天鹅绒般的绿色草地,一条马车车道把这一切围在中间。两棵芬芳吐蕊的高大橘树,投下了令人惬意的浓荫,草地四周,摆满了阿拉伯式雕刻的大理石盆景,里面栽着热带的奇花异卉。

相关评论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