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可能在乎的声音作文800字

当许多年以后,我,作为一具没有背景没有故事没有身份没有名字的尸体,裹着白布,被安放在停尸床上。这时,在肃静的课堂,你听到一些声音:来自我的颅内脑浆我的胸腔我的皮下脂肪,我的子宫我的乳房我的耻骨曾经被我竭力隐藏,蓝色红色静脉动脉中的血液停止流淌。这些关于我却又不属于我的声音,你认真地听,作为一个学生一个观众。可我的曾经的叹息绝望呐喊和悲伤,却无法像肢体一样被手术刀解构到支离破碎,被你们参观被你们瞻仰,你听不到,也不可能在乎。

开颅。

精致的手术刀被谁紧紧地捏在手心,完美的弧线用力割开皮肤,沿着头盖骨,你们把这个过程叫做开颅。

死因是煤气中毒。一氧化碳与血红蛋白的交媾,导致大脑供氧不足窒息而死。没有挣扎与痛苦的安静死法。颅内的大脑完整没有损耗,也没有人怀着崇敬像对爱因斯坦的大脑那样,小心翼翼地计算出这个大脑究竟被开发了多少。于是你们发现我脑内的沟回纹路里交错印烙了关于谁的回忆,你们想用镊子将记忆抽丝剥离,却发现它们与脑浆一起,与贝壳肉般柔软的大脑融为一体。
呵呵,相当固执的女子呢。你轻轻叹息。

我的大脑被你们塞回去,缝合好,针脚细密,八十九针,你在心里默数。

切腹。

你们惊讶于我平滑细腻的肌肤,锁骨用烟花烫出几朵漂亮的小花,叫不出名字。胸前文着字母X,像纵横的血管交错,以及未知。乳房坚挺,乳头深深地凹陷下去,遭受过创伤,我的骄傲,我的耻辱。肚脐上镶嵌过一颗细小的水钻,像耳骨上的那个洞一样,过敏流脓后的瘢痕,一如紧贴在耳蜗上的谁对我说过的那些话,随着时间与我的躯体一起腐烂。

剪刀顺着肚皮开到双乳之间的胸骨,两排肋骨的曲线清晰可见,就像我的心我的肺我的肝脏和大肠小肠,暴露在了空气中。

我的心硕大,但已经僵硬,表面崎岖不平,形状不规整,你们一看就知道这是被狠命揉捏过的,每个人的心,都是不同的形状。深深浅浅的伤痕,当然不能像你们分割得那么美丽,如果每一道伤疤都代表一次争战生还的荣誉,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们,现在你们拿着的,是我作为一个女人的所有光荣。

肺部是焦黑色,尼古丁侵袭占领的土地,每一支烟留下几点几几毫克的焦油,熏染成了浓墨重彩的冷色调。我用它呼吸,关于一个人的空气。

肝部有酒精的成分,拿去化验可以检测出是几几年的法国干红,或者二锅头,或者科罗娜喜力。残破的身体,负荷不了过多的酒精分子,于是肝在逐渐硬化。

胃的弹性大,胃液里面还有未消化掉的食物残渣,我最喜欢吃的芝士蛋糕,蛋糕中间嵌着一颗草莓,前几天是我的生日,我吃了很多块,据说,生日那天死去的女子会变成厉鬼,在第四十九天的时候找到负心的男子,向他索命。恐怖,却又忧伤。

你仔细观察,在笔记本上写下详细的记录,我可以听见你的笔尖划在纸上的“刷刷刷”的声音,但你听不到我的声音,你也不会在乎。

拆骨。

我的身体像开败的荼蘼的花,花瓣被心情忐忑的等待占卜结果的女孩一片片撕下:他爱我,他不爱我。花瓣的血液芬芳地凝固在她的指缝间,你们捻起被消毒水浸泡过的布,擦拭我在你们手中留下的血。然后找来钳子,拆骨。

从我右手中指的第二个关节开始,那里有厚厚的茧,是我捏笔写字时太用力的结果,皮肤指甲被熏得蜡黄,因为我总喜欢在写字的时候抽几根烟,喝几口牛奶,还要加很多糖,伤害自己的时候要吃健康的食品补偿。没有安全感的时候我用糖添加热量。这样,人就可以从一根喉管,到胃部,到全身的点线面全部温暖起来。

我的手腕的骨头有裂痕,是一个男人的强劲有力的双手,硬生生把它捏碎。那双手啊,轻柔地抚过我带着眼泪的脸颊,执拗地扳过我的头说,你哭起来好丑。又在我歇底斯里的时候从背部抱住我。还有,在别的女人胸前停留,以及在我甩手打向她们的时候,狠命攥住我的腕部,直到把骨头捏得快要碎裂。

你们拆下了我的肋骨,第三条。骨质疏松,肋骨中的骨髓有一个个巨大的空洞。在拆下它的时候,谁一个失手,不小心碰坏了我薄薄的子宫。那里,有过未完全成形的胚胎。一个孩子汲取着从胎盘脐带里运送过去的来自我的营养,一朵花一样吸附在悬崖边上,顽强地生长。药物的流产都不足以撼动他的力量。是因为铁器的决绝和冰凉,在给够了我巨大的疼痛后,才舍得离开,带着对我和他的诅咒。从此,那里再也容不下另外一个。亦如我的心我的大脑,空间小得只可以装下唯有的一个。

声音。

其实我已经竭力在用我的身体我无声的声音,向你讲述一个故事。

我是一个忧伤的作家,我的悲伤拿出来供人欣赏,编织在字里行间,就是一篇篇精美绝伦的文章。

但我也不明白在深夜中的哽咽,谁能听到,是我的泪水还是卑微。这些声音,你不可能听到。他不可能在乎。

我的灵魂正在离开我的身体。我知道,之后我的尸体会被你们放置在密闭的充满福尔马林药水的容器中,一览无遗地被人用于医学分析。

我开始俯视你们用来测量的精密仪器,我,正在和我的身体慢慢分崩离析。果然,谁的著作阐释灵魂重二十一克的理论成立,你们微笑着,用白布重新盖上我的尸体。

轻轻的“卜”的一声,是我的灵魂完全抽离,我听到了,刚好与你合上笔记本的声音重叠在一起,你没有听到,也不可能在乎……

相关评论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上一章】